-
金时专栏详情

COLUMN

烧钱的共享单车还能存在多久?

浏览量

烧钱的共享单车还能存在多久?

最近一段时间,各大共享单车企业的日子过得可是相当不如意,原先红红火火的共享单车似乎已经陷入了一个共享单车寒冬,各地几乎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,而共享单车企业也都不同程度的被曝出资金链危机,于是很多人都在说共享单车要变成死局了。

在2015年前后,共享单车方兴未艾的时候,大家对于共享单车这个新生事物还缺乏足够的了解,然而就在短时间之内,共享单车如雨后春笋一样涌出,无论是主打红色调的小红车摩拜,还是主打黄色调的小黄车ofo,甚至于五颜六色连彩虹的颜色都不够用的各个共享单车,成为了当时街头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

共享单车甚至被称为中国的“新四大发明”引发了大家的广泛关注,然而好景不长,也就不到三年的时间,共享单车却是一片愁云惨淡,不少小企业纷纷破产,当时红火的共享单车成为了被丢弃在街边的互联网垃圾。

 

 

戴威又借钱了,在ofo生死未知的当下。

有媒体报道称,ofo在关键时刻收到了一笔来自阿里的6000万元的借款,用于ofo给员工发工资。对此,有接近阿里内部人士表示,该消息不实,ofo并没有完成借款,但此前ofo确有紧急借款的念头。蚂蚁方面也公开回应称,“早上我们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 在这里说一句:假消息。”阿里巴巴方面的否认,称近期没有对ofo的借款行为。

10日是ofo发放工资的日子,这成为资金紧张的ofo不得不迈过去的一道坎。10日下午,脉脉上就出现了ofo员工催问工资什么时候到账的消息。如何让ofo摆脱财务危机,已经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罗生门。此前,市场上曾多次传出滴滴将收购ofo的传言,但都被ofo官方否认。

此前阿里曾在今年3月4日借钱给ofo续命,当ofo的资金链吃紧时,ofo通过将共享单车抵押的方式获得来自于“阿里系”17.7亿元人民币的救命钱。

不管借款方是否来自阿里,这两笔钱都发生在ofo融资间隔半年左右,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。

 

 

相较于半年前,这笔接近6000万的非融资性质的借款无疑凸显了ofo尴尬的境地。在ofo原本就错综复杂的股东角力中,阿里系通过加码其上一轮债权融资,已经能和其机构大股东滴滴一较高下,双方的相互钳制,也让情况更为复杂,滴滴和阿里若不能达成一致,他们任何一方都不可能顺利接盘。

去年11月,滴滴和ofo矛盾公开化后,戴威便带着ofo孤注一掷的踏上了一条艰难的独立求生存,不断探寻商业化之路,但显然情况不容乐观,至今,ofo依然处在危局之中,迷局依然未解,滴滴、阿里系、戴威三方的纠缠还在进行中。

看上去,共享单车是个非常赚钱的好模式,但现实情况却远没有这么理想。不管是摩拜、ofo,还是哈罗、永安行,共享单车的收入构成都非常一致。

 

 

用户租金:ofo投资人朱啸虎算过一笔账,摩拜和ofo两家共享单车每天骑行数据加在一起是5000万次。三年后,共享单车每天至少是1亿-2亿次的骑行。如按照1元钱一单来算,每天的收入是1亿-2亿元,一年就是300亿-600亿元的收入。

用户押金:共享单车业内,使用用户押金作为周转资金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。押金有可能会被用于扩大规模,有可能被用于P2P放贷,也有可能被拿去购买理财产品。在资金链正常时,这是很好的收入渠道;但当资金开始出问题,特别赶上用户因为某种原因集中退押金的时候,挪用押金造成的资金窟窿,就会让单车企业快速死亡。

广告收入:广告收入主要是两个地方:一是 APP里的页面广告 ,其APP的装载量足以产生相应的广告效应,启动界面、内置广告都是可以创造收入的方式,APP中还可以植入积分商城,和其他厂商合作兑换礼品;二是单车车身的广告。

平台开放及大数据:等用户的出行数据累积到一定量后,就可以将数据给商家导流,作为商家做广告的决策。通过数据规模化分析,可以帮助广告主过滤得出比较精准的群体受众,并进行有目的性地广告投放,从而帮助广告主提升目标用户的转化率,节约广告成本,提升广告效率。

但这些收入在开支面前显得杯水车薪。或许,“最后一公里”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,共享单车更像是公共交通,需要市政层面的统一规划、管理。而但凡是公共交通,如地铁、公交等,很多都是需要政府补贴才能走向盈利的。这角度来看,完全依靠民间资本运营的共享单车,常常会陷入盈利困局。

而且,共享单车并非不可替代,大不了回到从前,因为有一个交通工具让单车“可有可无”——那就是人们的双腿

目前共享单车的两大巨头,摩拜和ofo的日子似乎也不好过,由于竞争非常激烈,各大共享单车企业都在疯狂地烧钱补贴,不仅采用了各种的免费手段,甚至推出了免押金的模式。

这种红海式的恶性竞争带来了整个行业的盈利水平低下,今年年初就有新闻表示,ofo账上资金已经不足1亿元。最近,ofo更被上海凤凰起诉,索要6815万元货款,而网上报道的ofo拖欠天津飞鸽约1亿元货款,拖欠富士达货款达到3亿元。

而已经卖身给美团的摩拜似乎日子也不好过,根据公开数据显示,摩拜有3.96亿元的折旧费加上1.58亿元的运营成本,亏损高达4.07亿元,日亏损超过1500万元。

 
前11月清盘基金数为历年两倍多 公募基金陷“清盘潮”
鲍威尔就任以来最重要讲话来袭 或暗示加息步伐放缓
港股走出独立行情 筑底迹象明显
香港退保无法兑回内地? 外管局:分红类保险尚未放开
知名互联网企业赴港上市再掀热潮 中资投行抢占承销业务市场
科创板潜在标的寻踪:监管层密集调研 上市公司主动示好
告别停牌依赖症:新规倒逼方案提前曝光 重组新生态渐成
小心12月A股年内第二大解禁潮要来了!这一类个股压力山大
60家公司符合高送转新规 15只个股受机构扎堆推荐
发审委53名候选人与注册制同行 组成人员大更新兼职委员成历史
敬请期待!!!